江苏省泰州市约乌劣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 www.quzwa.com.cn

Homepage | Contact

江苏省泰州市约乌劣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 www.quzwa.com.cn

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翻翻手机里孩子们的照片

2020-08-21 06:01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一望无际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伴随着发电机“隆隆”的声响,王升桃与丈夫迎来了崭新的一天。在沙漠公路居住的时间里,他们每天有12个小时是在柴油发电机的轰鸣声中看守着一口抽水井和连接着水泵的一条条黑色水管。这些伸展数公里的细管滴灌着沙漠公路两旁的防护林。

胡杨树,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在沙漠中生长的树木。因有着“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的三千年精神,而被人尊敬。守护沙漠公路的这些日子,王长升、王升桃夫妇就如同胡杨一般,日日夜夜的守护着这里的绿洲。

王升桃的家门口有一棵胡杨,三年前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这棵胡杨和王升桃差不多高,三年的时间,胡杨长到了近三米。“每当看到家门口的这棵胡杨,心里就挺开心的。看着它长高了那么多,就觉得自己浇得不错。”除了门口的这棵胡杨,还有沙漠里的梭梭、沙拐枣和柽柳,在她眼里,它们就是希望,也是这片沙漠中最美的颜色。就是这些他们用心守护的绿色给了她和丈夫坚持下去的理由。

打扫卫生、打开发电机、做饭,忙完这些,夫妻二人便拎着工具走进沙漠公路开始一天的工作。“我们负责水井房两侧4公里范围的防护林,共100个阀门,每天都要走一遍,确认有没有漏水的,断裂的要换新的,堵住的要疏通。”王长升说,如果管子断裂,一上午的时间只能换两个,“沙尘暴的时候,井阀的地方会被全部掩盖,我们就要用铁锹把管子周围的沙子全部刨开,把埋在沙子中的管子取出,换成新的,这样水就可以浇到了。”

巍明告诉记者,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自古以来就是古丝绸之路的中心,如今更是石油勘探开发的主战场,为自古被大漠隔开的南北疆架起了一座经济桥梁。公路的建成解决了深入沙漠腹地勘探开发石油的交通运输问题,而这些沙漠护路人正是守护着这条“生命线”的胡杨,让辽阔的沙漠开出了梦想的花。

三年前,为了能够给家里的孩子更好的生活,王长升和王升桃来到了新疆。因为这里的工资能够比在家里做工人时多一倍,也因为丈夫风湿的疾病无法在老家工作,王升桃决定与丈夫一起来当沙漠护路人。

每年3月,刚刚过完春节的王升桃夫妇就要从四川内江出发,来到3000多公里之外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西部的轮台县,开始长达8个月的守护。全长565.66公里的沙漠公路,436公里的防护绿化带,每隔4公里就有一对像王升桃夫妇一样的沙漠护路人在守护。他们的坚守让沙漠运输公司绿化分公司的监督员巍明也敬佩不已,“在这里护路的工人多来自川渝,从乡村来到荒凉沙漠的无人区,除了定期来送补给的车,在无人区内他们几乎看不到人。他们就像胡杨一样,能在这里扎根,真得不容易。”

采访的最后,记者问王升桃她的中国梦是什么,她笑笑说,“我的中国梦是希望多挣点钱,能把孩子培养好,都能够考上大学,为祖国多做点贡献。”谈到他们日夜守护的“沙漠绿洲”,王升桃说,“我们现在越来越喜欢这里的沙漠了,我老公的风湿在这里也好多了,希望我浇得那些树能长得好,长得绿绿的,高高的。”(郭蕾 唐媛媛 刘杰)

王升桃个子不高,长时间高温下作业,皮肤也晒的黝黑。她说自己当初很难想象,这个不足20平米的小屋,编号为46号的水井房,竟成了他们的另一个“家”。

王升桃说,在沙漠公路的日子其实挺寂寞的,除了工作,吃饭,他们也没有其他事可以做,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13岁,小的6岁。“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翻翻手机里孩子们的照片,或者给他们打个电话,看着他们长得白白胖胖,笑得那么开心,我就觉得挺放心的。”

“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里的意思是“进去走不出来”。对于不少喜爱冒险旅游的人来说,目睹中国最大的沙漠,穿越沙漠公路,是一项极具吸引力的旅游项目。然而对于生长在四川内江的王长升、王升桃夫妇来说,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当时一下车,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这里看上去光秃秃的全是沙漠,望都望不到边,连一个人都没有,一点都不习惯。”这是从未离开过四川的王升桃对这里最初的印象。一望无际的沙漠,让人震撼更让人恐惧。“有一天我正在倒阀,对面出现一个小动物,我不动,它也不动,我蹲下来,它就站在我面前,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害怕的就跑,没想到它也追着我跑。后来才知道那是狐狸。”

江苏省泰州市约乌劣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 www.quzwa.com.cn | © 2016 江苏省泰州市约乌劣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 www.quzwa.com.cn | 网站统计